歡迎訪問戲曲文化網
聽戲看戲學唱戲就上戲曲文化網!
當前位置:主頁 > 戲曲名家 > 名家轶事 >

茅威濤:一輩子隻做一件事,是一種奢侈的執著


 
  你絕對會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:8月20日,北京國家大劇院戲劇場裡,一個白衣飄飄的身影,站在舞台中央,無數的戲迷擁到台底,一遍遍呼喚她的名字。她把手裡的紅玫瑰一朵一朵地抛向觀衆席。

  這方舞台讓我體味人生所有離合悲喜

  那天晚上,她的戲碼是《藏書之家》。
  這是一段關于藏書樓天一閣的陳年過往,一個關于執著、守護與選擇的沉重命題。
  那天晚上,她的名字叫範容。在國破山河在的亂世裡守護着那座搖搖欲墜的藏書樓,并且遭遇了一段壓抑隐忍、百轉千回的愛情。面對着用自己的青春與熱情換取來的《藏書》與《焚書》雙書合璧,她虔誠地、緩緩地跪下去,就像一種儀式的完成。
  我想那一刻,不論是台下的觀衆還是台上的茅威濤自己,都會有種恍惚,不知道那個飄逸又沉重的身影,是600年前的範容,還是今時今日的茅威濤自己。一直以來,她都是在别人的故事裡,聲聲演繹着自己的執著。“範容守着藏書樓,就像我守着越劇。30多年的越劇風雨路,隻能用《藏書之家》裡一句‘萬般滋味在心頭’來形容,不管是我選擇了越劇,還是越劇選擇了我,是這方舞台,讓我體味到了人生所有的離合悲喜,也是這方舞台,讓我盡情表達着對生命的感悟、對世界的認知。”茅威濤說。
  “當年原生代小百花28朵小花,到如今台上隻剩下零零落落的幾朵老花,而我為什麼還能堅持在這裡?有一天我這樣問自己,我的答案是,當這種守候從職業變成了使命,堅持的人就不會再感到猶豫和彷徨。”這樣的話也許從别人的嘴裡說出,你會覺得有點像口号,可是,當茅威濤用自己生命中30多年最好的光陰來證明,她是多麼有資格說出這句感慨。在傳統越劇觀衆眼裡,這30多年的路,茅威濤走得是那麼快、那麼遠,從一開始《五女拜壽》裡那個羞澀的藍衣小書生,她一路走過了陸遊的癡、唐寅的狂、孔乙己的落寞、梁山伯的哀傷,可是,當回望簟紋燈影裡那個燈火闌珊的舞台,那個熟悉的身影,她還在,一直都在。
  “一個朋友看完《藏書之家》,很感慨地對我說,‘茅茅,如果有來生,我一定要像你一樣,一輩子隻做一件事。’”茅威濤帶着調皮的玩笑口吻複述着,眉梢眼角閃爍着滿足的笑意。
  是啊,一輩子隻做一件事,那是一種多麼奢侈的執著。

  做了一輩子女人 演了一輩子女人理想中的男人

  也許是因為藏書樓天一閣的緣故,茅威濤一直在侃侃而談着人類與書籍之間的聯系。“在我們這個高科技的電子傳媒時代,人們對生存過度關注、而對精神少有所求,眼睛隻能看到一米之内的東西,這已經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。記得電影《雲上的日子裡》有一句台詞,‘慢慢走啊,别把靈魂丢下’,而在我們今天這個‘脫軌’的社會,怎樣才能放慢腳步?我覺得藝術的作用就是給蒼白的生命注入靈魂,給空虛的心靈以安撫、以慰藉。”她特别欣慰的是有評論家對《藏書之家》的點評:“在這個戲裡看到了對文化的尊重,而這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缺失的。”茅威濤的語氣保留着一點兒書生意氣。

本文《茅威濤:一輩子隻做一件事,是一種奢侈的執著》地址:http://www.juhua627862.cn/xiqudaquan/mingjia/yishi/27427.html

上一篇:鄒靜之:今天遠比過去粗俗 下一篇:袁慧琴:歌唱着 呻吟着 執著着
戲曲文化網微信公衆号
http://m.juhua627862.cn|http://wap.juhua627862.cn|http://www.juhua627862.cn||http://juhua627862.cn